垃圾写手 太太们爱我一口♥

【夜九】养茄子心得.一

我流ooc小甜饼,一方拟兽
剧版设定,ok请往下

夜尊最近养了一只猫,紫色的毛儿不羁的搭在头上,还有一撇甚至长到盖住了眼睛。那只猫黏他的很,据说是在看过隔壁屋的大庆,刚刚动起养一只猫的念头,路边宠物店就啪的飞了出来一只,紧紧扒着他的裤脚,喵喵呜呜的扯都扯不下来。

"行吧。"夜尊和猫僵持了一会,掏出了沈巍给他的卡。"我要这只猫。"

宠物店老板吓了一跳,感情这是自我推销成功了。他忙不迭的接过卡来,一边刷一边嘀嘀咕咕教训剩下的在笼子里翻滚卖蠢的猫们。

"…学着点人家茄子!你看看他多么聪明…"

夜尊低头看看紫色的一团还倔强的扒拉着他的裤脚,甚至一屁股都已经坐在了他的鞋子上,大有不把他带回家就不起来的气势,忍不住笑了。他接过宠物店老板递回的卡,一只手就把那团提拉起来,放到自个面前仔细打量。

"茄子?"

这毛色确实挺像茄子,但是做他夜尊的猫这个名字太蠢了点。他就这么晃悠悠的回了家,不过身后跟了一团紫色的毛球,喵喵呜呜的努力跟上他的脚步。"那你就叫烛九。"他随口一起。

等沈巍工资卡付款凭细被赵云澜仔仔细细看过一边,再三确认沈教授没给大庆再买个小母猫,夜尊的茄子才给他俩发现。"没办法。"夜尊理直气壮,他一打开门,三人就见着门口拖鞋上趴着一只紫色的猫。

"这猫怎么这颜色?"赵云澜戳戳,差点被猫来一爪子。"你给他染的?这不行啊!你看他头发长了也不给剪剪…"毛团子给他戳烦了,嗖一声就不见了。夜尊早就见怪不怪,拉好窗帘关好灯,在沙发上那俩人诧异的目光里从自个被子里抓出猫来,强行抓去浴室洗澡。

…那是只地星猫啊还会瞬移的!

沈巍和赵云澜对视一眼,起身往浴室一看。夜尊毕竟是个大龄柱里蹲,这已经不是洗澡,怕是在薅毛,怪不得要怕猫跑了。赵云澜看不下去了,虽说大庆一般都是自己洗,但是怎么着在小猫阶段还是被他洗过一两次的,他敢打赌自己绝对比夜尊手法好。

烛九难过,烛九悲伤,烛九觉得自己洗一次澡就掉一层毛。夜尊每次洗澡都关灯关门一顿摸黑乱搓,天知道能给他拔掉多少毛。明明自己也不会跑,为什么不开灯啊?!

等赵云澜上手体验就更差了,赵处长借着洗猫机会狠狠调查一遍这只会瞬移的猫是什么来头,每一根毛都仔仔细细找过,撩开那撇长毛儿,黑暗里摸到一块疤。

赵云澜吓一跳不说,烛九一爪子就拍上了他的手,直接从澡盆里往外一跳,带着满身泡沫浮毛就钻进夜尊的被子里,委屈似的,怎么叫也不出来了。

最后还得夜尊亲自上手掏猫,灯是给开了,还滴着水的紫毛小猫被裹进毛绒绒的毯子里,小肉垫儿被夜尊抓着一捏,锋利的指甲就朝着赵云澜狠狠一呲。

一个被吓到的赵云澜的tbc.

分享沙雕写手在线画表情包……
🤔🤔🤔勉强算个巍澜情头叭

这里 开心🙌
我爱沙雕测试衍生

草本不想上学:

@莞鶴 的脑洞混合打✘
初设打算这样了,这是日常款。做完作业后画工作服(?)
十分期待后续剧情!(狂敲碗)漫画会跟上的(等我做完作业| ᐕ)୨)

【耀瞳】不要乱捡宠物回家

我流沙雕ooc
兽拟有 蓝毛猫X小白老鼠 体型差有
我真的好沙雕(……)

白羽瞳在自家小院门口捡到了一只猫。

如果忽略掉他只是一只小白毛老鼠,再忽略掉这只猫比他整个小院都大一号的两个事实,这个场景肯定足够温馨。

但是事实就是就算白羽瞳是一只经常锻炼的老鼠,对于这只不知道为啥就是要堵在他门口睡觉的猫完全束手无策。

…所以你为什么要在我家门口睡觉?!
白羽瞳悲愤的想,狠狠抓了一把猫毛。
蓝毛的猫咪抖了一下,没醒。

一只把自己家门堵的严严实实的猫真是鼠生最大的挑战。白羽瞳试着从猫头上翻过去,再从猫咪背上细软的猫毛儿中穿过。

等他终于翻到猫的另一侧,从猫毛缝隙里瞅到自家小小的木门影子,猫咪终于醒了。
白羽瞳一抖,整只小老鼠摔了下来,和猫四眼相对。

一醒来发现自己身上有一只小白老鼠的展耀懵了。

他实在是太困了,压根没发现自己堵了别家的门。
作为一只纯血名贵的猫来说,他没怎么见过老鼠,也完全不知道这个小小的木头块儿居然会是一户小院子的门。

展耀晃了晃脖子,把自个的牌子给小老鼠看。
看来他暂时无家可归,所以我还得捡他回去——同意他继续堵着老鼠洞睡觉。

行吧,行吧。一只无家可归的猫。
白羽瞳翻过猫山,钻进自己的窝里。

他最多也只能允许展耀在自己洞口睡觉,毕竟他每天东找西找也只能找足自己的口粮。鬼知道一只贵族猫一天能吃多少,指不定十个自己都养不起他。

老鼠洞口有点小,展耀试着把自己的前爪塞一个进去。被修剪光滑的指甲弹出来,戳了戳老鼠的背。

“我饿了。”

饿了?白羽瞳差点被自己噎住。
他这里只有昨天啃了一半的榛子,上周剩的花生粒儿,最新鲜的只有他自己了。

但是怎么说,自己捡的猫总不能饿着。
得,白羽瞳任命的爬出自己的窝,再翻过细密的猫毛山——猫翻了个面这次是从肚皮上——跑出去给猫咪找吃的。

等展耀无聊的翻了三个滚儿,隐约听到小老鼠叫他的声音。他磨磨蹭蹭的爬起来抖抖毛,跑了两步就看见白羽瞳站在一块鱼上叫他。

“展耀!”小白老鼠得意的叫他,“你看,鱼!”

展耀习惯了猫粮和牛奶,冷不丁看到一块生鱼还是不太习惯。但是这块鱼对于白羽瞳来说已经太难得了,他觉得还是不要扫了老鼠的得意兴儿才好。

展耀点点头,叼起小老鼠就走。
白羽瞳被吓了一大跳,他躲着这家女主人好不容易翻到一块鱼,结果展耀看起来不太想吃。
搞不懂,为什么有猫不喜欢吃鱼的?

…等等啊!所以是准备吃掉我了吗!

展耀走的这条路明显不是回他窝的路,他甚至叼着自己大摇大摆的从这家的女主人面前路过。要知道这家的佣人曾经捣毁过自己不知道多少个窝,女主人也曾一声大叫就有几个凶狠的人抄起扫把追着自己打。

展耀把小老鼠放进一个高档猫窝里。
他确实饿了。开饭时间到了,很快就会有女仆把营养的猫粮和牛奶端过来。白羽瞳肯定也很饿,所以他觉得可以分给他一点牛奶。

女仆按时端来了晚餐,顺带传达给女主人一个惊天的消息。

——血统高贵的宠物猫不知道从哪捡来了一只小老鼠。喜欢得很,甚至放任他在自己的牛奶里洗澡。


一个差点被牛奶淹死的end。

存个自己和 @草本不想上学 的原创文(
梗如图 我爱沙雕测试

有人站在我的床前。

等草本迷迷糊糊从梦中挣扎出来,再反应过来这件事已经是午夜。楼下的挂钟刚刚好敲过三响,才睡下不到两个小时和噩梦惊扰使她困的连抬起手的劲儿都没有。

墨绿色的头发散在枕头上,空气中除了淡淡的花香还有一股令人讨厌的冷血味儿。

但是有人站在那里。

那人像是等待已久,从午夜十二点就开始翘首以盼。终于按耐不住一般,发出咝咝的声音,像是什么东西在地板上滑行。借着微微月光,隐约能看见一点嫣红一闪而过。

好吧,收回前言。
这根本就不是个人。

草本揉了揉晚睡抗议的太阳穴,认真思考了现在从床板下抽出一把枪来吃个蛇肉锅的建议。

但是理智毕竟打败了起床气。真的打起来自家屋子还能不能存在不说,这条狡猾的蛇肯定不会变成蛇肉锅。——也许自己不走运还会被做成蔬菜沙拉。

但是这是一条嗜甜的蛇…天知道为什么一条蛇会喜欢疯狂食用马卡龙。…说不定肉也是甜的。

坚定无糖派的花妖打了个寒噤。

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某条冷血动物爬的更近了。床头窗帘开了一条小缝,或许她就是从这里进入小木屋。她靠得太近了,月光透进来,照在蛇鳞上泛着幽幽的光。

“如果可以的话,能麻烦不要再缠着我了吗?”

草本觉得有点崩溃。
她不喜欢情报,不喜欢尖利的牙,不喜欢马卡龙。
也不喜欢一条偷偷从窗户爬进来的蛇。

蛇妖舔了舔唇角,努力摆出一副无辜的表情来。屋里太黑了,她不太肯定草本有没有看到。

她喜欢花香,喜欢冷兵器,喜欢带着火药味的硝烟。
也喜欢半夜偷偷爬进墨绿色头发花妖的小屋。

“让你感到困扰了十分抱歉。但是我并没有缠着你哦。”

“你瞧,我的尾巴好好的放在这里呢。”

超级高兴!
在生日当天收到了自己订的透扇呜呜呜
意外的没什么色差……

顺带安利一下每把大概还有40不到的余量(有需要的太太可以去tb拍一哈
明天泡泡纸袋到了就开始陆续发货

【巍澜】捡到一只猫

我捡到了一只猫。

外面下着大雨,这只我在门口捡到的猫却干干净净,除了我抓住他时蹭乱的一小片毛,整只猫整洁的不像是流浪猫。…好吧,也许他并不是流浪猫,但是他目前确实无家可归。

这也是一只黑猫。
为什么说也,因为我家里已经养了一只黑猫了。大概比我捡的这只肥一大圈,整天除了吃就是睡。简直不愧我给他取的死胖子这个外号。

两只猫放在一起会打架,这我当然知道。但是我捡来的猫太过于温顺,我想大庆应该和他打不起来。就连我粗暴的把他半抓半抱的逮回我家里,他都没给我留下一个指甲印儿。

这种温顺的性格还挺像对门的沈教授,如果他没有出差的话我想他俩应该认识认识。

…也许这只猫也需要一个黑边眼镜框?

我忍住笑意看了看沙发上一脸正经的黑猫,忍不住伸出手去摸了摸猫背上的毛儿。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黑猫依旧留在我家里。我以为他只不过暂时无家可归,但是看起来貌似是赖在我这里了。对门的沈教授还没有回来,他的校领导都快急的到我这里报案了。

不速之客黑猫和大庆相处的相当融洽。我本来想让大庆让出他的窝,但是他俩貌似已经先我一步谈好了。大庆继续躺着他的窝,捡来的猫蹿到我的床上和我分享一小块地方。

…不是,猫大爷,您还没跟我商量呢?

今天我也相当心累。黑猫似乎已经把我这当成了家。他不喜欢猫粮猫罐头,就连牛奶也都只象征性的舔一舔。我只好给他准备一个碗,一日三餐准点投喂。…不得不说,比大庆难伺候多了。

黑猫也会跟着我一起去超市,甚至会在我拿泡面薯片的时候用肉垫抽我。如果偷偷拿了啤酒的话,整只猫的毛儿都会炸起来。

沈教授寄养在我家里的兰花都快开了,他还没回来。捡来的黑猫似乎很喜欢这盆兰花,老是凑在一边。我生怕他一个不小心把沈教授的心头肉弄翻了,但是貌似我并不需要有这个担心。猫可比我宝贝多这盆花了,就连我忘记浇水都要被扯裤腿过去。

我已经习惯和猫分享床了,毕竟再怎么赶他下去第二天也会在我枕头上的。他甚至还会给我盖上被子,简直比大庆乖一百倍。

我跟猫相处了两个月,隔壁的沈教授也两个月没有回来了。…我其实挺想他的。

“猫大爷啊,我都快被您吃穷啦。”晚上我抱着猫,一本正经的逗他。黑猫像是听得懂我的话,不好意思的往被子里钻了钻。摸了摸猫毛,我有些困了。

“你说,沈教授什么时候回来?”
“他已经走了两个月了。”

黑猫肯定听不懂我在说什么,就像我搞不懂他到底是从哪家跑出来的一样。我把脸埋在黑猫绒乎乎的毛里,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好想他。

等我第二天起床,黑猫就不见了。
我鞋都没来得及穿,掀开被子就赶紧去找。开什么玩笑,我已经养了他两个月,怎么说走就走。

屋里只有一只迷迷糊糊的大庆。
另一只黑色的猫就像他突然出现在我家门口一样,就这样突然的又消失了。…也许猫回家了。

等我急急忙忙想开门找找的时候,正好和对门的沈教授撞上了。沈教授像是刚刚才回家,正在找房门钥匙。

“我回来了。”沈教授朝我点点头。

对门的沈教授终于回来了,我捡来的猫也回去了。

后来我也不用再想念我养了两个月的猫,因为对门的沈教授搬进了我家。他也会跟我分享一张床,也会在我偷偷往购物车里塞薯片的时候发出警告。不过现在他学会了自己给兰花浇水,而且承包了我的厨房。

这样也挺好的。

我躺在沙发上,看着厨房里沈教授忙忙碌碌切着排骨的样子,忍不住跑去厨房环住他的腰蹭蹭。
“沈巍。我想吃糖醋排骨。”

沈教授扒拉扒拉眼镜,笑起来好看极了。
“好,我正在做。”

我曾经捡到过一只猫,现在猫回家了。

【楚郭】秋天是掉毛的季节

我流黑豹楚X小白兔郭

今天也很沙雕 !

“阿嚏!”楚恕之没法儿开口,空气里仿佛都参杂着兔子毛,呼吸之间都叫他鼻子痒痒的不行。而罪魁祸首一脸无辜,长耳朵一抖又是一片兔毛横飞,惹的楚恕之不停的打喷嚏。

听说秋天是掉毛的季节。楚恕之面无表情的想,但是要是这个呆瓜再这么掉下去,他准得秃了不可。于是黑豹认真掏出手机点开特调处小群,输入“秋天疯狂掉毛该怎么办”。

无视掉赵云澜“哈哈哈哈老楚你秃了吗”,再忽略掉祝红“蛇就是这点好都不掉毛”,驳回林静发明个什么来解决掉毛问题的不可靠提议,楚恕之开始认真考虑大庆的建议。

毕竟猫也掉毛,还是一团一团的掉,比郭长城这段位不知道高了多少。

皮毛油光水亮完全没有掉发困扰的豹子收回手机,狠狠的打了一个喷嚏。狠了狠心一爪子按倒兔子,另一爪子抓起一把梳子就狠狠薅起兔子毛来。

一时间屋里头兔毛横飞,郭长城被薅的还挺舒服,哼哼唧唧的抖腿。等楚恕之终于舍得放开他,郭长城整个秋天该掉的分量都掉完了。

郭长城被丢到浴室责令不洗干净不准出来,楚恕之叹了叹气开始打扫遍地兔毛。等小白兔干干净净的出来,就看见客厅里两大团兔子毛。

…什么,我掉毛这么严重吗?我不会秃了吧?

楚恕之蹲在他团的整整齐齐的两团兔毛儿边上,尾巴一下一下的拍着地面。这些毛吧说丢又不太舍得,不丢的话好像除了让自己打喷嚏之外没什么用…

等他终于想到一个好主意的时候,郭长城都不知道在梦里啃了几大根胡萝卜了。小白兔抱着胡萝卜抱枕睡的正香,楚恕之试探着用爪子摸摸又揉揉,一根毛也没再掉。

太好了,还没完全秃。

等郭长城第二天被闹钟吵醒了,爬起来迷迷糊糊关闹铃,一抓手机毛毛呼呼吓得差点跳起来。再定睛一瞧……噢,兔毛手机套。
郭长城抓着自己毛做的手机套心情复杂,起床看到小傀儡的兔毛衣,门把手上也套着兔毛把手套…再一瞧,楚哥有了一条新的兔毛围巾。

…掉毛真可怕,我再也不想掉毛了。
郭长城委委屈屈的缩成一团。



秋天真可怕,掉发真可怕,我也快秃了。
一个秃子作者的end.

【楚郭】一个惊喜

我流ooc黑豹楚X小白兔郭
带巍澜一起玩

沙雕使我快乐。

“我有个惊喜要给你。”
“那个…楚哥,你能不能先闭眼…”

楚恕之闭上眼,脑内严肃的全是黄色废料。
黑豹毛绒绒的耳朵耷拉下来,眼皮悄悄张开一条缝。…其实也不能怪他,毕竟郭长城自打说了那句话之后,他就听到一声袋子被扯开的声音,然后整个卧室里安静的不像郭长城的作风。

说真的,楚恕之想象的是某只兔子自己乖乖脱光了坐他身上,或者给自己缠点小彩带什么的,再不济至少也得意思意思解个衣服扣子吧?

结果等他脑内“到底偷不偷看呢”的小人打完架,再克服自己“我才不想知道这呆兔子想干什么”的傲娇心理,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皮一瞧——郭长城早出去了,压根不在卧室了都。

…郭长城皮痒痒了吗?

楚恕之气到快要炸毛,尾巴甩来甩去再狠狠拍到床上那个小胡萝卜抱枕上,脑子里黄色废料都给气的一点不剩,满脑子郭长城长行市了耍人耍到他头上来了。

等他气鼓鼓的出屋子一瞧,郭长城早就溜的飞快,顺带还把他屋子钥匙都给一并顺走了。
…喂警察吗,我老婆带着两串房门钥匙离家出走了。
等等,我好像自己就是警察来着。

郭长城一路窜的飞快,鬼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自己本来给楚哥买了新上市的手办,结果等千辛万苦哄得楚哥闭上眼睛,得意洋洋的一扯包装袋就看到里面两盒避孕套,怎么看怎么像赵云澜和沈巍今天下午藏藏掖掖从便利店顺带带回来的那两盒。

…赵处!沈教授!你们拿错袋子了啊啊啊啊啊!!

小白兔一把抓起袋子,他已经没空提醒楚哥惊喜泡汤了,现在满脑子都是得赶紧去把楚哥的手办换回来。…趁赵处他们还没脱衣服之前。

结果下楼还没多久呢,郭长城就给他楚哥逮着了。
毕竟楚恕之也没晚他多少出门,再加上焦急的兔子还是跑不过气鼓鼓的豹子…楚恕之哼了一声,叼着他的兔子战利品回家了。

等回家把战战兢兢的兔子往床上一丢,楚恕之摆明了不接受解释。尖利的爪子再把兔子拎着的小袋子一划,两盒少儿不宜的玩意就这么掉出来了。豹子脑袋一轰,自己脑补了一个“想给我惊喜但是发现家里没套了只好出去买了两盒”的惊喜,完全无视了手忙脚乱脸比番茄还红的妄图解释的郭长城。

锋利的豹子爪子划开一盒,郭长城脸都快吓白了。
不是,这是什么走向?赵处对不起,沈教授对不起,明天我重新给你们买一盒…等等啊楚哥你干什么!你别拆另外一盒!

等楚恕之心满意足的吃完兔肉,郭长城模模糊糊的想想自己好像还忘了点什么…算了算了,虽然自己的惊喜泡汤了,但是楚哥还是很开心嘛…这就够了。

与此同时,和郭长城家隔了大半个龙城的赵云澜先扒拉光了自己衣服,再扑到床上和沈巍黏黏糊糊。气氛正好,沈巍一边摸着赵云澜在他腿上乱扭的腰,一边还得应付他到处乱亲的嘴,努力伸手从床头柜上的袋子里…摸出了一个新款手办。

????

摸了个大爷小奶的透扇

暗搓搓闲鱼已开征集
5r一把 征集到40把开做
隔壁还有小奶透扇也在征集中…

救救想要拥有透扇但是官方站子不出
自己又吞不下起做量的守护心女孩叭qw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