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写手 太太们爱我一口♥

【楚郭】捡到一只小兔子

我流楚郭!
黑豹楚X小白兔郭 系沙雕脑洞…ooc算我的
点小红心小蓝手不迷路(??

一向独来独往的黑豹在回家路上看到了一只兔子。

像个脏兮兮的小灰毛团子,蹲在他家附近的草堆里,有些长的毛盖在脑门上。啃着草正高兴呢,一抬头看见一只豹子正甩着尾巴饶有兴趣的看着他。小兔子只来得及张开嘴,连嚼了一半的草都没来得及咽下去就嘎巴一声吓晕过去了。

楚恕之有点愧疚,毕竟是他突然来了兴趣凑近了一点,但没想到这只兔子胆子也太小了点。
他尾巴拍拍地,瞅瞅周围也没有别的兔子,就放心的把这只晕乎乎的被他认定为“野生”的兔子捡回家去了。

郭长城一醒来就发现自己在一个巨大的盆子里,里面水暖洋洋的,再联想一下自己晕过去之前见到的大黑豹子…
…我这是要被煮了当晚餐了啊!

于是他扒拉扒拉水努力游到盆沿边想自救,刚刚探出一点耳朵就给楚恕之按了回去。黑豹一爪子按着兔子头,一爪子给他身上可劲儿打肥皂,打完了再按到水里洗洗。

“脏死了,水都是黑的。”楚恕之评价。

我不是,我没有,我经常洗澡的!
郭长城敢怒不敢言。

黑豹来来回回洗了两次,终于把小灰团子洗回了白色。接下来用毛巾认真擦干,精细的像是在打造什么工艺品。郭长城被擦的毛蓬蓬的,顺势就往黑豹的肚皮底下钻。

…然后被楚恕之拎着耳朵扫地出门。

“唉?”郭长城站在门外懵逼了一会,转头问。“你不吃我了?”黑豹不耐烦的用尾巴拍拍地面,听到这句话嗤笑一声。“蠢货,谁要吃你。”

“那,那…”郭长城瞅瞅远处的草堆,再瞅瞅楚恕之。“我叫郭长城,我没地方去了…”
得,自己给自己找回来一个大麻烦。
黑豹用尾巴把兔子再圈回门内,爪子尖尖点了点门牌上自己的名字。

“楚,楚哥!”小兔子努力踮脚才看清门牌上写的飞舞的楚恕之三个字,讨好的跟着豹子进了屋。“楚哥你饿不饿?我会做饭,我可以给你做饭…”
楚恕之看看自己的快餐盒,转头就把兔子往厨房一丢。小兔子欢欢喜喜的套上几年前楚恕之买锅送的过大的围裙,抄起铲子做饭去了。

于是晚饭点楚恕之看着一桌子的各式各样胡萝卜,脸色臭了三号不止。
但是回头看看兔子一脸期待眼睛放光,只能夹起胡萝卜往肚子里咽,发誓明天一定要把兔子送走。

今天?不成,今天都晚上了,赶走他睡哪去?
万一真给哪个猛兽叼了去加餐怎么办?

等楚恕之咬咬牙啃完胡萝卜,郭长城都给他把床铺好了。他家里只有一张床,小兔子软软一团只占了一块小位子。楚恕之黑着脸在兔子边上躺下,爪子拍了拍被子包裹住的兔子团。

半夜,楚恕之的窗口下出现了两只焦急的大兔子。再过一会儿,上头一只鬼鬼祟祟的小兔子探出头来。“二舅!”郭长城小声喊。“我这几天不回家啦——楚哥是个好豹子!”身后的黑豹翻了个身,梦里摸摸索索找他。

郭长城匆忙地向窗外招招手,蹿到黑豹爪子底下。楚恕之模模糊糊的揉揉他,再扒拉到自己肚子上,用尾巴圈起来。郭长城顺势蹭蹭,闭上眼睛睡了。

来自一个莫名其妙外甥被拐走了的二舅兔的end.

评论(9)

热度(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