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写手 太太们爱我一口♥

【楚郭】秋天是掉毛的季节

我流黑豹楚X小白兔郭

今天也很沙雕 !

“阿嚏!”楚恕之没法儿开口,空气里仿佛都参杂着兔子毛,呼吸之间都叫他鼻子痒痒的不行。而罪魁祸首一脸无辜,长耳朵一抖又是一片兔毛横飞,惹的楚恕之不停的打喷嚏。

听说秋天是掉毛的季节。楚恕之面无表情的想,但是要是这个呆瓜再这么掉下去,他准得秃了不可。于是黑豹认真掏出手机点开特调处小群,输入“秋天疯狂掉毛该怎么办”。

无视掉赵云澜“哈哈哈哈老楚你秃了吗”,再忽略掉祝红“蛇就是这点好都不掉毛”,驳回林静发明个什么来解决掉毛问题的不可靠提议,楚恕之开始认真考虑大庆的建议。

毕竟猫也掉毛,还是一团一团的掉,比郭长城这段位不知道高了多少。

皮毛油光水亮完全没有掉发困扰的豹子收回手机,狠狠的打了一个喷嚏。狠了狠心一爪子按倒兔子,另一爪子抓起一把梳子就狠狠薅起兔子毛来。

一时间屋里头兔毛横飞,郭长城被薅的还挺舒服,哼哼唧唧的抖腿。等楚恕之终于舍得放开他,郭长城整个秋天该掉的分量都掉完了。

郭长城被丢到浴室责令不洗干净不准出来,楚恕之叹了叹气开始打扫遍地兔毛。等小白兔干干净净的出来,就看见客厅里两大团兔子毛。

…什么,我掉毛这么严重吗?我不会秃了吧?

楚恕之蹲在他团的整整齐齐的两团兔毛儿边上,尾巴一下一下的拍着地面。这些毛吧说丢又不太舍得,不丢的话好像除了让自己打喷嚏之外没什么用…

等他终于想到一个好主意的时候,郭长城都不知道在梦里啃了几大根胡萝卜了。小白兔抱着胡萝卜抱枕睡的正香,楚恕之试探着用爪子摸摸又揉揉,一根毛也没再掉。

太好了,还没完全秃。

等郭长城第二天被闹钟吵醒了,爬起来迷迷糊糊关闹铃,一抓手机毛毛呼呼吓得差点跳起来。再定睛一瞧……噢,兔毛手机套。
郭长城抓着自己毛做的手机套心情复杂,起床看到小傀儡的兔毛衣,门把手上也套着兔毛把手套…再一瞧,楚哥有了一条新的兔毛围巾。

…掉毛真可怕,我再也不想掉毛了。
郭长城委委屈屈的缩成一团。



秋天真可怕,掉发真可怕,我也快秃了。
一个秃子作者的end.

评论(8)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