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写手 太太们爱我一口♥

【巍澜】沈氏夫妇..①

梗来自史密斯夫妇!!很喜欢双向掉马所以写了

设定来自p大  ooc和沙雕是我的

修改了一下之前的章节!点小红心小蓝手不迷路(???

“…你离婚了?”大庆吓得嘴里的小鱼干儿都叼不住了,干脆呼拉擦擦嘴,激动的都快窜到桌子上面去了,“你把人沈教授怎么了?”

“死肥猫。”小鱼干儿掉在赵云澜衣襟上,他终于舍得从窗口转回一个嫌弃的眼神。“我能把人沈教授怎么了?你怎么不问问他把我怎么了?”

赵云澜,堂堂镇魂令令主,特别调查处处长,遭受了他人生最大的一场欺骗。

在此之前,他的大宝贝儿在他眼里就是天真纯良一大学老师,自己稍微说点不正经的话就能从脸一直红到耳朵尖儿。对此,他一向对沈教授多加关怀照顾,那些神神鬼鬼的都不愿说给他听,就连初见面时自我介绍,也有意的省去了镇魂令这一环,只说自己是个警局里一处长,笑容谄媚到大庆都作呕。

沈巍一大学教授,咱能把这怪力乱神的说给他听吗?
这不合适。

所以赵云澜一直等到骗到婚戒,都没好意思交出自己镇魂令令主的底,索性沈巍也没想问他到底干嘛的,当是有些特殊本事的处长罢了。

但是,但是他纯良的巍巍宝贝儿,在赵云澜熟门熟路掀起地板扒拉自个符咒和魂瓶的时候,为了给他做饭抄了个近路,从一团黑雾里踏了出来和他大眼瞪小眼。

赵云澜登时黑了脸,沈巍也明显是给他吓着了,他今天下课早还想着回来煲个汤,没想到抄近路给提前翘班的赵云澜抓了个正着。

赵云澜默默反省,自己也不是第一次怀疑沈巍不是普通的大学老师了,奈何被吃的死死的,被一些“我只是经常锻炼”之类的借口就蒙过去了…

沈巍也默默反省,自己斩魂使身份瞒了赵云澜这么久也终究是瞒不下去了,都怪自己想着提前抄近路回家煲汤……嗯?等等。

“你…”沈巍皱了皱眉头,“你刚刚在干什么?”

赵云澜正在气头上呢,地板还大喇喇的掀开着,露出里面一叠叠黄符,边上还摆着几个魂瓶。沈巍没搬来之前这些东西他向来都是随手乱放,想起哪就一丢,等用的时候再一通好找,自打沈教授搬进来什么都给好好收拾了他才动了点脑筋,掀起一块地板把他那些符咒都好好藏起来,这么久倒也没被发现过。

这下好了,他费尽心思藏的黄符给他的小男友抓了个正着。赵云澜抓抓头发,感到一阵头疼。

他们俩是在大学里一见钟情。
当时赵云澜带着呆鹅实习生调查影子杀人案,郭长城扒拉着窗台嗷嗷叫的时候第一次看到沈巍。怎么说呢,赵云澜当时就看对眼儿了,什么影子啊小郭啊全部都丢到大庆猫窝里去了。

毕竟沈巍是个“普普通通”的大学教授,再加上那张无辜的脸确实对赵云澜挺有杀伤力,于是他心里一合计…那影子啊鬼啊说出来不大合适,半瞒半掩含含糊糊说自己是个警察处长罢了。

“今晚我值夜班啊,宝贝儿你早点睡。”赵云澜两张黄符啪的贴上幽畜脑门儿,脸不红心不跳的一边听幽畜惨叫一边听沈巍回他,电话那头的教授从多喝热水说到多穿点别感冒了,突然冷不丁一声惨叫被吓一大跳。

“没事,没事!我这有个醉鬼发疯呢!”
赵云澜捂住听筒,一脚踹开幽畜尸体。

电话那头沈巍叹口气,再三确定他今晚真的不回来了才挂电话。传信的小人已经侯了一通电话粥的时间,烟雾缭绕里向他鞠三下躬。地府事务繁多,赵云澜盯他紧得很,导致他现在还没有抽出时间来见一面这一代的镇魂令主,不过文邹邹的小条子倒是写了不少。

既然赵云澜今晚值夜班,他干脆也去地府看看有什么破事需要他处理。沈巍顺手抄起他明天的教案,巴拉巴拉两下被褥,钻黑雾里走了。

等赵云澜解决完事情匆匆忙忙回到家,沈巍已经上课去了。沈教授生活习惯相当好,也顺带着让他习惯好了不少,至少是没法光明正大的熬夜画符了。他揉揉自个一夜没睡的眼睛,熟练的从床底下扒拉开一块底板,把剩下的黄符一股脑儿塞进去。

大庆是知道他的底儿的,在沈巍大扫除的时候总是雷打不动的趴在那块活动板上,愣是没让他发现这还有个他赵云澜的秘密空间。


tbc.

评论(6)

热度(77)